歡迎訂閱 親子寶貝分享 新聞推播。

請點選「訂閱」後,再點擊「允許」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

胎兒那麼大,是怎麼從那麼小的“產道”出來的,看完後,感觸很深…媽媽太苦了,

我們常說,孩子是父母愛情的結晶。
我們之所以常常會聽到這句話,是因為對於家庭而言,
一個新生命的到來不僅讓父母之間的愛情更根深蒂固,
還讓一家人因此而更加和睦。還有一句類似的俗語是

“生孩子多於媽媽們而言,就像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其實這句話不無道理。雖說現在醫術發達,但每年因分娩死亡的女性並不在少數。
不知道各位寶媽是否也有相似的感覺呢?

其實對於女性生孩子這件事,很多人都表示自己對此有著強烈的好奇心。
畢竟,寶寶們的個頭要比孕媽媽們的產道大得多。
以下內容就為大家揭示了這一事情的本因。

1.第一產程:宮口擴張期
首先,孕媽媽們在即將分娩時必須要經過第一產程的預備,
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宮口擴張期。

宮口擴張期是指從產婦有規律的宮縮開始到宮口開全的過程,
這一過程對於初產婦而言,一般需要經歷12~ 16小時,

而有經驗的產婦則僅需要經歷6〜 8小時。以上數據顯示,
宮口擴張期對於產婦而言是一個漫長的時期。

而且在這一時期,產婦的子宮不僅會出現有規律地收縮,
還會有宮口逐漸擴張的感覺,甚至有的產婦還會伴有腰酸及腹部下墜的感覺。

2.第二產程:胎兒娩出期
胎兒娩出期,是指從子宮頸全開到胎兒娩出的過程。
也就是說,當孕媽媽們的子宮頸全開以後,
就意味著她們要進入到第二產程,同時也意味著寶寶即將分娩於世。

所以,第二產程也是孕媽媽們在整個分娩過程中最為重要的階段
。畢竟,當孕媽媽們成功經歷這一階段後,寶寶也就安全的降臨於世。

但是在這個時候,由於胎兒的頭部會慢慢下降至媽媽的子宮宮口,
所以孕媽媽們會不間歇的感到疼痛。

除此之外,這一時期對於初產的媽媽而言大約要花費1~2 小時,而
有經驗的媽媽則僅僅需要一個小時甚至幾分鐘。

3.第三產程:胎盤娩出期
孕媽媽們分娩的第三階段被稱為胎盤娩出期。
由於這一時期胎兒已經被分娩出子宮,所以產婦的疼痛感會減輕直到漸漸消失。

而且這個時候產婦的子宮會收縮成一個扁圓形,
裝胎兒的子宮腔也幾乎已經完全封閉。

除此之外,產婦的子宮也會隨著胎兒的出生而驟然縮小,
而且依附在子宮壁上的胎盤也會伴著疼痛感而剝離,
並隨著宮縮而被及時排出產婦體內。

據相關數據分析,很多產婦在這個階段大約會花費3~30分鐘。

這樣聽起來沒啥感覺吧?
這邊特別收錄一個媽咪的生產全紀錄,一起感受一下吧!

預產期臨近的那天下午,忽然覺得下方有東西出來,我破水啦?

踹醒老公沖向醫院,醫生說你知不知道什麼是羊水!
你是來添亂的,回家繼續觀察。

於是我們又回家繼續耐心等待。但也是從那時開始,
陣痛8分鐘一次,所有人都告訴我快了,解放日馬上就到。

但這一疼就疼了三天,我再也沒睡踏實過,一次比一次疼,
我還得爬樓梯,據說這樣生的快。

第三天,體力已透支,醫生在晚上給我打了杜冷丁,
讓我好好睡一夜,因為我娘是前婦產醫生,
還破例讓我回家住,可以更好的休息。

然而,我並沒有睡著,特麼的吸了毒我都沒反應,
還是疼,我彪悍的娘罵了我半夜,嫌我嬌氣。

後半夜實在疼不行了,而且,我是屁股疼!
我以為毒品毀了我的屁股!凌晨,我娘請外科醫生來我家,
對著我的屁股,把每塊肌肉都研究了一遍
都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疼,疼得叫醒了一樓道的人。

火速送我去醫院,婦科醫生怕孩子不好,
怕胎盤早剝,送我去做B超,B超大夫驚叫著讓我趕緊回產科"她要生了!

隨時都可能生!"回產科之後,發現我宮口已開三四公分,
但我閨女仍舊沒有全入盆,且是左枕後位。

沒人讓我選擇是順產還是剖腹產,
所有人都堅定的認為我可以順產試試,
於是我住院手續都沒辦,就進了待產室,
到這時,我已一天一夜滴水未進,宮縮非常不明顯。

旁邊的孕婦送了罐頭和巧克力給我,我已經沒什麼力氣吃了,
宮口開的非常緩慢,我閨女不屈的大腦袋一會兒偏左一會兒偏右,
就是找不到出來的路,我坐不行躺著還難受,時間太漫長。

醫生決定人工破水,我徹底瘋了,因為之前找資料時
都說人工破水後有多疼,還只能一動不動的躺著,
疼我不怕,但我真的躺不下去。

我彪悍的娘再次上場,叫囂著要收拾我,
再不合作就讓我好看,我被按在床上破了水。

但我真的沒體力了,於是吊著營養液繼續。
宮口開了六七公分,大腦袋仍舊忽左忽右。
我依然屁股疼,肚子什麼感覺都沒有。

有力量向體外衝去,但我要收回它,
我要留著不多的體力上產床。

突然一個猛疼,疼的我說不出話,疼得我都動不了,
我知道我閨女的大腦袋終於找到路了。
醫生很快發現了我的異常,送進產房,我娘陪產。

十分鐘不到,我閨女出生。無側切,撕裂兩針。
所有的醫生都來恭賀我娘得了個漂亮的小外甥,留我靜靜的躺著。

我內心崩潰:有沒有人管我嘿!娃她親媽在這呢嘿!
然而,我產後出血了,醫生掏子宮檢查時覺得好疼,
但沒發現任何傷口,我沒任何原因的出血了,

第三次掏的時候我已沒有任何疼的感覺,我只是想睡。
整個產房都緊張了,護士長大聲的打電話讓產科所有醫護人員都來產房支援。
兩個胳膊都打了吊瓶,醫生還在往我嘴裡塞藥,叫喊著讓我別睡。

沒人顧得上我閨女,她靜靜的躺著。
三個小時後,我出血好了很多。觀察了一會兒就可以回病房了。
一個醫生低低的跟我娘說,幸虧我底子好,不然早休克了。

別的產婦回病房,都是躺在床上,頭上蒙著被子推回去,
但我們什麼都沒拿,早晨來的時候只是來看看屁股的。

我娘抄起旁邊一塊白色的小單子蒙在了我臉上。
我有點懵,牙岔骨依然堅挺"

媽你這樣太嚇人了嘿,推出我去,把一樓道待產的都嚇得要求剖腹產咋辦"。
送我出來的小護士默默的去找了一床被子糊在了我頭上。

我連我閨女的面還沒見呢。推過來給我看的時候我都沒看清楚,
我高度近視。我一直只覺得她是一個難題,
我需要一步一步的解決她,就像唸書時解一個方程式。

產後三天,她一直不肯喝水不肯吃奶,還吐出了黑色的東西,
現任兒科醫生的我娘決定洗胃。

那麼小的一個姑娘,都不怎麼哭過,就被按在那裡,
我抓著她的小手,看護士把管子插進她胃裡,
洗出一團團的褐色羊水,她只是皺皺眉,小聲哼哼。

我想保護她,我開始意識到什麼是母親。
現在她80天了,13斤,能吃能玩,超級愛笑。
我想生個小妹妹陪她。我只願她開心成長,為此我願付出一切代價。

每個母親生娃都拚盡全力,只能說,媽媽們辛苦了

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
{DM_AfterContent}
Reference:
  • TAG:
{DM_Before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