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訂閱 親子寶貝分享 新聞推播。

請點選「訂閱」後,再點擊「允許」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

兒子得白血病需臍帶血,為救他全家去檢查,診斷結果讓我家破人亡!

哈摟哈摟各位讀者~~我是小寶貝媽媽經小編葡萄!今天要來說說關於「兒子得白血病需臍帶血,為救他全家去檢查,診斷結果讓我家破人亡!」,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呢!一起來看看是怎麼樣的事吧!

 

(source: toutiao)

 

1

黎明。

VIP病房裡的監護儀投散開微弱的光。

病床上小男孩的一隻小手被另一雙手緊緊握著,由於被握的力度過大,令他自睡夢中驚醒。他揉著眼,半夢半醒地呼喚伏著在病床旁的程曉娟。

“媽媽……媽媽……”

伏在一旁的程曉娟被喚醒,女人的髮際處藏著汗珠,眼角有些溼潤,顯然是剛做了場噩夢。她鬆開手擦擦眼角,輕拍著孩子:“乖,再睡會兒!”

孩子很聽話,合上眼又再睡下。程曉娟面容憔悴,呆呆地看著兒子趙思齊。自從確診後,程曉娟便將大學裡的工作暫時放下,全心撲在兒子身上。她期盼這病是發在自己身上,而不是讓四歲的孩子直面死亡。身為母親,再無比這更難熬的事了。

見孩子睡穩,她走到窗邊,將窗簾悄悄掀起一道縫。窗外即將破曉,天際放出一層初動的紅光。再稍遠處,飄渺的白氣升騰著。

程曉娟望得出神,不想病房的門開了。來的是她的丈夫,趙富海。趙富海不算英俊,但有著一股堅毅、沉厚的氣質,只是此刻也是一副落寞的樣子。

趙富海與程曉娟二人是在醫科大學唸書時相識的,趙富海比程曉娟高兩屆,畢業後進入研究所,主攻藥劑研發,如今已是科室的技術骨幹。

 

 

“怎麼來這麼早?”程曉娟有些驚訝,從窗前走過來。趙富海看著床上的孩子,將手中的口袋遞給程曉娟,低聲道:“想過來陪陪你們。路上買的早餐,你先吃點。齊齊怎麼樣了?”

“醒了一下,剛又睡了,挺好的!你還要上班,應該多睡會。”

男人坐到床邊反覆看著孩子:“今天出報告,不知能不能配型成功,哪睡得著!”

趙富海說完,程曉娟輕嘆著氣。前一天接到小昭的電話,骨髓庫裡並未有適合的配型,如今只能寄希望於趙富海的家人裡,能有與兒子匹配的幹細胞。趙富海看出妻子的憂心,改說些寬心的話:“別擔心,齊齊有福氣,能配上。而且還有小昭,她親自做的檢測一定會仔細的,醫院又是國內專科中最權威的。放心吧,別愁了,你先吃點東西。”

程曉娟默默地注視著孩子,沒有回話,病房裡的空氣似是凝住。

2

日光鋪滿窗簾,窗外的世界透著明亮。不久,護工來了,護士也來了,醫院的一天開始了。這一天格外重要,尤其是對程曉娟一家。幹細胞配型能否成功,決定著孩子的命運,決定著這個家庭的命運。

早晨,趙富海的媽媽和弟弟也趕來了醫院。

趙思齊醒了。

在經過一番例行檢查後,趙思齊與小叔趙富江玩在一處。趙富江只比趙富海小一歲,可保養得卻像二十出頭的小夥,人長得白淨細嫩。他也有耐心,能陪齊齊玩上一天。而程曉娟被孩子的病擾得心碎,此刻眼睛浮腫得厲害,顯然睡得並不踏實。她念了一晚的佛,可隨著時間臨近,心中卻越發地焦灼。

趙富海看了看錶,將程曉娟叫到一旁:“我去趟研究所,中午再趕過來。孩子他奶奶也過來了,你盯了一晚上,過會兒就眯一下。”

 

 

程曉娟讓趙富海放心,可趙富海剛要離開,程曉娟就似想到什麼地追上幾步:“中午……我爸會過來。”

趙富海神色複雜,沉吟一番後點了點頭:“嗯,知道了!放心,我沒事。要不是你爸,就靠咱倆那點工資,也不會讓齊齊能有這條件。”說到此處,趙富海落寞地搖搖頭繼續道:“總之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放心吧,不管你爸多瞧不上我,衝著齊齊我都受著。”

“我爸不是瞧不上你,是想你去他公司,你又不肯。總不能他經營的產業沒人接手吧!”

“又不是上門女婿,何況我是搞科研的,也不懂經商那一套。怎麼去?好了,先不說了。你也休息一下。”

趙富海走了,他的背影此刻看起來老了許多。走廊裡只剩下無奈的程曉娟。自從她與趙富海結婚,又有了兒子之後,她的人生便在父親、丈夫、兒子三個男人之間輾轉騰挪。

3

臨近午時,程曉娟的父親程忠實來了,他人長得粗壯敦實,西服箍在身上總顯得彆扭。他身後跟著捧花的祕書劉虹。

劉虹風姿綽約香氣四溢,高跟鞋清脆的響聲走在醫院叮叮作響。人也很熱情,一進門就與程曉娟“姐長姐短”地拉過話,接著去看孩子,又去寬慰程曉娟的婆婆。沉寂的空氣因為她的存在,一時變得活色生香起來。

程曉娟對父親的這位祕書未有何好感,在她的世界觀裡,性格與肩膀一起外露的女人都可以劃歸為不正經。

程忠實見趙富海不在,便問起他的去向。程曉娟答過話,程忠實不高興,但當著親家不好發作,嘴裡嘟囔著埋怨女婿,如此重要的時刻還往研究所跑,他黑下臉找處地方坐下。

突然門開了,進來的不是趙富海而是醫院化驗醫師小昭。在場的眾人紛紛打起精神,猜測是檢測報告提早出來了。趙富海的媽媽握著孫子的手不由地抖著,視線隨著小昭的表情移動,淚水已在打轉。趙富江攏著母親的肩,怕母親情緒激動暈過去。剛坐進沙發的程忠實站起身上前幾步,縱使見過無數風浪的他,也難掩此刻的緊張。

 

 

小昭與程曉娟是醫科大學同學,一個宿舍的室友。大學畢業後程曉娟留校任教,小昭則去了醫院。十幾年過去,見證著好友的相戀、組成家庭到有了孩子,只是沒想到趙思齊被確診為慢性髓系白血病。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在醫院裡盡力打點安排。

小昭擠開笑眼向病房裡的眾人打過招呼,又去揉了揉齊齊的臉,隻字未提報告的事。只是牽起程曉娟的手,說是找她到屋外說話。小昭如此釋放的訊號讓所有人緊張起來,程忠實忍不住,說:“小昭啊,都不是外人,你就直接說結果吧!就算結果不好,我直接帶我外孫子去美國。”

小昭笑了笑:“程伯伯,還是那麼大的脾氣。報告下午才能出來,現在中午還沒到呢!您別急,再等等。我找娟子是有私事。”

聽過小昭的解釋,眾人放下些心。可門關上後,心卻又不由地揪起來。病床上的齊齊拉著奶奶眨著眼,顯然並不清楚眼前的事,但奶奶臉上憂慮卻全能看得懂,孩子問著是否因自己的病而難過,老太太聽著反倒忍不住落淚。所幸趙富江插科打諢與齊齊玩起遊戲,緩解下氣氛。

而門外的小昭失了笑意,拉著程曉娟就往化驗室走。程曉娟覺出異樣,無數猜想在心中翻轉,行到半路便問:“小昭,什麼事還要到化驗室說?報告出來了?”

小昭停下腳,凝視著程曉娟,點了點頭。

“配型不成功?”程曉娟試探地問。

“還是到化驗室說吧,我也說不清!”

小昭的回答讓程曉娟迷惑,自從孩子生病,她的每一根神經早都變得脆弱,可一切又都不由她左右。她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樣的變故,自問已經承受不起更多。

渾噩渾噩地被小昭拖著走,走廊似乎漫長而沒有盡頭。

終於到了化驗室,屋裡並無旁人。小昭讓程曉娟先坐下,程曉娟坐不下,直直站著似等待槍決。

“這是配型報告,你……還是自己看吧!”小昭將檔案推到程曉娟面前。

程曉娟已察覺到不詳的訊號,她鼓起勇氣拆開了檔案。

不出所料,幾個採集樣本均未能與齊齊配型成功。雖然有了心理準備,而且作為醫科大學的教師,對配型概率有專業上的認知,但此刻,身為一位母親,她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本就綿軟的腿腳似被抽走最後一根筋,癱軟在椅子上發神。小昭在耳旁的寬慰,一句也聽不到。突然,她緩過神抓緊小昭的手,“小昭,我和富海再要個寶寶,還有臍帶血能救齊齊!”

小昭按住情緒激動的程曉娟,又從配型報告中抽出兩份單頁,在問件上分別指了指了:“在給齊齊做配型的時候,發現數據有些……有些奇特,然後就發現……”

程曉娟隨之看去,左右一番比對,整個人忽然僵住。足有半分鐘才有了反應,她顫抖著看向小昭,似是嘟囔又似是提問:“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葡萄小編在小寶貝媽媽經分享的親子生活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小寶貝媽媽經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並分享這篇「兒子得白血病需臍帶血,為救他全家去檢查,診斷結果讓我家破人亡!」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
{DM_AfterContent}
Reference:
  • TAG:
{DM_BeforeComment}